黃曉嶸小姐

中國國家發改委廣東省投資處長.著名河闐白及翡翠收藏家.中國國家工藝大師盧開飛及吳德升等等大師之作品皆在其收藏之列.其收藏作品在材料等級及藝術領域都有極高的評價.在收藏之餘小姐更深入礦區實地體驗原石開採之艱辛過程.之後以其流暢高雅之文筆撰寫她的心境感悟.本人與其相識多年特徵其本人同意將她所寫的幾篇文章及收藏之不部份作品作一整理與大家共享......




【寫給愛玉的姿娘】-心情小劄


    潮汕地區總愛把女子稱為“姿娘”,Maggie喜歡這樣的稱呼,道不盡的婉約,蘊涵著壹絲絲古典的風情,如佩玉愛玉的女子,漾著溫柔的波光,緩緩的…緩緩的…漫過城市裏這冷漠堅硬的鋼筋混凝土森林,讓百煉鋼化為繞指柔。

愛玉,愛她的溫潤瑩潔,愛她的含蓄內斂,愛她的不事張揚,愛她的寵辱不驚,愛她靜靜的坐聽潮起潮落……

愛玉的姿娘,如水墨丹青裏靜靜佇立的佳人,清麗不可方物,如人間極品,可以懷想念記,不可褻瀆贄玩。

愛玉的姿娘,對世間的滄桑有著別樣的透徹領悟,萬丈紅塵於她如裊裊雲煙,春夏秋冬的更?無法在她臉上留下輪回的印痕,風雨侵襲也改變不了她盈盈的輕笑,回眸間,又是那依舊的月白風輕……

佩玉的姿娘,如方寸丹青裏逸出的畫中人,巧笑輕顰,明眸善睞;佩玉姿娘的世界裏總有著濃濃的愛意,心中有愛的姿娘,才會讓她的肌膚與美玉日夜相親相隨、長相廝守,她的美她的愛,讓那世間的精靈──美玉,漸漸馴服於她溫暖的胸懷,慢慢的壹層層為她綻放著天地間鑄就的美,因著佩玉姿娘的魂,美玉慢慢地溫潤慢慢地柔糯,不再桀驁不馴精光四射。

這紅塵中美麗的精靈,是否也曾在妳的身邊徜徉停留過,是否也曾在某壹天和妳錯肩而過?聰明的妳,是否有領悟到相人和相玉壹樣,也需要壹雙慧眼啊……




【玉龍河畔的采玉人1】-心情小札
和田是古代于闐國的今名,南枕崑崙山和喀喇崑崙山,北部深入塔克拉瑪干沙漠腹地,地勢自南向北傾斜,遍佈著春夏水流洶湧、秋冬河床乾涸的季節性河流,其中最大的是喀喇喀什河和玉龍喀什河。這兩條河就是古老民間傳說中于闐國王率領百姓,在明月高懸的夜晚或旭日東昇的早晨下河采玉的烏玉河和白玉河。

    和田采玉之俗可追溯到2900年前西周穆王時代。在漫長的歲月中,和田人的采玉風俗大體上經歷了3個階段:
第一階段是下河「撈玉」,相傳過去和田城外有3條河流,東邊是出白玉的白玉河,西面是出綠玉的綠玉河,再往西是出墨玉的墨玉河。每逢夏季,山洪暴發,崑崙山上崩脫的玉石順水沖入河中,人們排成排手拉手順河而行,腳下一觸到玉石就彎腰拾起,收穫的多寡全憑腳下功夫。

第二階段是上山「踏玉」和到戈壁「挖玉」。人們騎著毛驢翻山越嶺,溯流而上到崑崙山裡尋找玉石,把暴露在外的玉石挖出來;有的順流而下到玉河下游的戈壁灘上去挖掘玉石。玉河的玉石籽料經過千百年來采玉人不停的撈取,到宋代時,下河撈玉已經變的不太容易,所獲無多。人們的注意力逐漸轉向踏玉與挖玉了。

第三階段是「攻山采玉」,也就是鑿山開採玉礦,所採的玉石謂為「山料」。

不知多少年過去了,采玉的風俗至今依然盛行,特別是枯水期,仍有人下河「撈玉」,但在河中撈到玉石的機會實在是太少了,有人在烈日下佝僂著身體埋頭采玉,一天下來可能指甲蓋那麼大的玉石都得不到一塊。

Maggie到玉石巴扎要路過玉龍河,看到河床上一堆堆的圓石頭,左看右看都像玉,摩拳擦掌準備下河去碰碰運氣。維族朋友拗不過我,只好陪我到河床上去。早上11點鐘左右的太陽,已經很烤人了,河床上的石頭也開始變得灼熱起來,赤腳踩在河床上,這感覺讓我想起在韓國時吃炭燒烤肉的情景,呵呵,現在Maggie如果不快快撤退的話,恐怕我的維族朋友馬上就有新鮮出爐香噴噴的烤羊蹄子吃了,嘻嘻......

我潰不成軍地撤回河岸,只見我那維族朋友正和河床上幾個采玉人聊天呢!采玉的是幾個年長的維族人,情緒甚為激動,哇啦哇啦叫著,指指河床,拍著大腿,不知在說著什麼......



玉龍河畔的采玉人2】-心情小札
......我坐在岸上,一邊穿鞋子,一邊饒有興致的望著他們,只見那維族老人穿著蠻破舊的一件衣裳,大概是蘭灰色的吧(我快辨認不出它們的顏色了),頭戴一頂小花帽。老人邊上又來了幾個精靈鬼怪的小男孩,撲閃著大眼睛望著他們幾個大人說話,不時也插上幾句話。
突然一陣花香襲來,我抬眼一望,哦!沙棗兒花耶!我跳起身來,快步走過去,攀著身子就要去摘上幾支,這時候耳邊響起一陣中氣十足的男中音:「哎-丫頭!幹啥呢?」說話的是個維族漢子,我嚇了一跳,笑嘻嘻地把手放下,吐吐舌頭說:「啊?這花是您的?」他笑了一下,說:「哦,不,這個花嗎野生的。我嗎看你夠不上,想你幫一下。」「哦,那謝謝您了!噢對了,您的普通話說得蠻好的嘛!您不是本地人?」「哦不,我嗎土生土長的和田人。在內地讀的書,現在烏魯木齊上班,回來休假。你呢?來旅遊?」「嗯。旅遊,但我對和田美玉更有興趣。呵呵……」「哦!和田玉那是赫赫有名的了,不過這幾年東西太少得很,你河壩裡面看一下:有沒有發現?」「嗯…….好像都是老人和小孩,為什麼呢?」「對對,老的老啦,小的小娃娃,但現在撈玉的收益太低了,一整天的,累個臭死,運氣好的能撿到三兩塊還看得上眼的,運氣糟糕的兩天蹲在這兒烤得快熟透腰快斷了都沒找到一塊像點樣的,年輕人嗎受不了這個苦,而且我們維族人都會做生意,他們都跑去做生意了。不願意來幹這個苦活兒。這樣籽玉的產量就更少得很了。其實靠撿玉根本就不行,我有幾個朋友把一段河床都包起來,租用了大型的挖掘機來翻個遍,都很少挖得到,更別提他們了。」他邊說邊朝河床上的那幾個采玉人努努嘴。「嗯,我那個維族朋友也對我這樣說過。」「哦?那他有沒有告訴你,過去採玉人是怎麼得到美玉的?」「沒有。過去怎麼才可以採到美玉呢?」「唔,他們會選擇有月亮的晚上,讓一些美麗的處子下河撈玉,因為他們相信月亮的皎潔之光和處子的陰柔之氣是相呼應的,美麗處子的靈氣會引領她們找到白玉聚集的地方;而男子具有污穢之氣,不容易找到無暇美玉。說來也怪,真的就是美女們撈到的玉要比那些男子漂亮的多……」我的興致上來了,要他多講一些采玉的故事......


【玉龍河畔的采玉人3】-心情小札
......那維族漢子說:「好的好的,你想聽什麼?」我剛想說話就有人拽我的手臂往外拉了,我掙脫一看,噢,不知什麼時候我的維族朋友買買提·艾則孜從河床上回到岸上來了,他說:「我的姑娘,巴扎要開始了,我們要趕緊走了,要不好籽料就沒有了。」我趕緊和維族漢子道別,問了他的名字(他叫艾裡)留了他的電話,約好晚上和他吃飯聊天,匆匆忙忙的就跟著艾則孜走了。

在去往巴扎的路上,我問艾則孜:「你剛才在和那些挖玉的人說啥呢?為什麼他們要那麼激動啊?唾沫橫飛的,我看他手裡的小鐵楸飛舞著都差點打到你身上了,呵呵!!」 艾則孜說:「那老人在訴苦呢!他在這裡采玉已經有30多年了,10年前雖然1公斤籽料才賣個2000~3000元,但他挖玉的收入基本可以滿足家裡5口人的生活費用,現在1公斤好籽料漲到十幾二十萬元,他倒是糊不了口了。他剛剛說在這裡已經連著挖了7天了,就前天挖到一個鴿子蛋那麼大的小東西,還是破了的。回家老婆子老是數落他說他沒本事,還不如跟她一起在家裡織地毯呢!家裡小孩,大的不知跑哪搗騰石頭去了,也整天不著家的,小的還等著他搞學費呢!」

我太息:「唉!看來我想在河床撿好玉的美夢也要破滅了,沒嘍沒嘍!人家老頭拿著鐵楸,而且是'專業人士',還要7天才挖到個不好的玉,看來我這個美女也派不上用場了,哈哈!」「什麼用場啊?你在說什麼?」 艾則孜困惑的問。

我告訴他艾裡說的「美女撈玉」的故事,艾則孜恍然大悟,說:「哦~~你說那個,是的,當地是有這樣的說法,我有個朋友,他的奶奶未出嫁時就撈過玉,挺多好東西的……」」哦,是嗎?那他家裡肯定有好多漂亮的玉石了?」「噢不,我的姑娘,她那個時候是在清朝啊,幾千年來,和田玉只作為宮廷用玉,民間是禁止貿易的,也不准私留,採到玉都要由朝廷統一收購的。朝廷設有督玉官,類似於景德鎮官瓷的情形,並在玉石之路上設立驛站,如舉世聞名的玉門關、嘉峪關。有少數人冒著風險,暗地買賣,但抓到了會被砍腦袋的。民間貿易是在解放後的幾十年裡才出現的。」......


    全站熱搜

    張耿源醫師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