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電影─陣頭 看民俗文化如何影響青少年



撰文:蔣世家 (國立嘉義大學輔導與諮商研究所學生)
審查:潘靖瑛(花蓮慈濟大學教育研究所教授)

一、 前言
近日由真人真事改編之電影〝陣頭〞上映,受到廣大民眾的熱烈支持,其中的劇情與故事安排皆可見到導演的獨具巧思與創意,但是在真實的台灣社會環境當中,廟會、陣頭、八家將這些台灣特有的文化,在青少年的世界裡究竟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的確值得進行仔細探討與思考。
    民俗文化,是指民間民眾的風俗生活文化的統稱。也泛指一個國家、民族、地區中集居的民眾所創造、共用、傳承的風俗生活習慣。是在普通人民群眾(相對於官方)的生產生活過程中所形成的一系列物質的、精神的文化現象。它具有普遍性和傳承性和變異性。在實施諮商輔導工作與探討青少年偏差行為的議題時,我們應如何面對民俗文化與青少年次文化之間的關係,以及對於台灣這塊土地的認同與情感。我認為文化是必須要傳承下去的,但是也應該認真的去看見這民間信仰的真實意涵,拓展青少年認識宗教文化中的意義與精神,同時思考青少年參與民俗藝術活動的正當性及必要性,事實上,提供青少年一個發揮所長的舞台是相當重要的,但是在地方上參與民俗團體應如何選擇與規範,才能使得少年擁有一片除了校園以外還能夠被認同與肯定的空間,是一個十分值得探討的議題。

二、民俗文化如何影響青少年

《陣頭》根據真人真事改編,取材自九天民俗技藝團的故事。台中的九天玄女廟收容國、高中學校中輟生,組成九天民俗技藝團,剛開始因收容中輟生練民俗技藝,而被外界誤解是逞兇鬥狠的團體,但在團長許振榮堅持嚴格教育下,要求學生需上學才能練鼓、跳陣頭,甚至訂定不能曠課、不能粗口的團規,讓許多不愛念書、血氣方剛的青少年改頭換面。多年來的努力,九天如今已是臺灣本土知名民俗技藝團,更連續四年蟬聯台中縣傑出演藝團隊。
(引用自:http://movie.pchome.com.tw/movie_new/movie_info.htm?mid=1759
    電影內描寫台灣民俗儀式中陣頭的特色,也拍出了一群或許因為家庭、交友,甚至是因為先天因素被正規教育排拒在外的孩子,如何在陣頭中找到自己的舞台,找回自己人生的夢想與道路。
    回歸到現實生活當中,或許台中的九天民俗技藝團確實是國內陣頭表率,但是我們仍然經常可以看到廟會、陣頭、八家將等民俗團體也和中輟生、吸毒、幫派…等名詞連結在一起的比例偏高,因此在這樣的標籤效應之下,也使得社會大眾容易產生誤解、警方和學校老師也為此感到頭痛不已。
檢視青少年參加陣頭的動機(黃福坤,2006)後不難發現到,原本因家庭因素或學習成就低落而感到挫敗的孩子,在出陣的過程中藉由民俗儀式的進行,經由服務神明而帶來許多成就感,在廟會舞台上受到他人的需要與尊敬,可以暫時的忘卻平時在校園與家庭中的疏離感。另外,在民俗陣頭的團體裡,青少年經由出陣或訓練而聚集在一起,可以形成一股團體凝聚力,在朋友有難時給予支援與協助,依照曾經接觸輔導之青少年表示,有人挺我就比較不會被「欺負」。
    事實上對於青少年來說陣頭不只是能夠得到心靈上的慰藉,在陣頭進行完出巡或表演的同時,團主也會提供數百元不等的小額報酬,這樣物質上的回饋也強化了青少年對於陣頭團體的認同,在價值觀尚未健全的當下十分容易淪為不肖團主賺錢的工具或為幫派組織所吸收。另外,縱使團主未有任何不法意圖,但是由於參加陣頭之成員多數為青少年,在生理、心理及價值觀上皆未臻成熟,倘若部分成員有偏差行為出現,相當容易產生互相模仿學習之效應,而此時團主若未能給予正向管理或教育來加以約束導正,後續將造成青少年出現吸毒、中輟、參加幫派…等等嚴重社會問題。
    陣頭文化象徵民間傳統宗教藝術的傳承,也是台灣在地精神的延續,相信在每一位台灣人的心目中也都曾經被這純樸熱鬧的廟會情境與氛圍所感動,在此我們絕對不容許抹煞這台灣特有文化的價值,但是在這股陣頭電影風潮的背後,回到輔導諮商工作者的立場來看,實際上在青少年的心目中,陣頭的最主要吸引力是能夠獲得同儕的支持和溫暖,並且藉由團體的力量而使自己獲得安全感。從另一外個角度來看,青少年會表示自己參加的是陣頭而不是在參加不良幫派,可是卻能擁有類似參加黑道組織的實際好處。
    陣頭團體相當容易成為參加黑道組織的前哨站,那是因為黑道組織成員深黯此道,當然不會放過大好的機會來到陣頭團體中吸收青少年加入。接著會如何來持續操控青少年,是否會提供毒品殘害青少年身心健康,值得深思。

四、總結

    陣頭在台灣民俗廟會活動當中是相當重要的一環,具有傳承民間信仰的深厚意涵。因為陣頭出陣是代表神明出巡,所以歷年來在出陣前都必須齋戒沐浴三天,並且遵守相當嚴格之宗教戒律,在正式出場前還得經過繁複的裝扮儀式與步驟(吳丞修,2006)。
    尤其是負責扮演官將首或是八家將等青少年還必須花費許多時間在象徵正氣凜然的臉部彩繪上,並且穿著代表各神明色彩之傳統服裝,手持法器與背負刑具的大跨步行走,此時青少年的身份已經從神格化轉換為神,所呈現的是一個神的身份和角色,而非是停留在人格與人的身份(王雅莉,2002)。一旦陣頭受到神明指示參與宮廟活動或出陣,必然會有許多的信眾無論男女老幼皆會虔誠恭敬的前來圍觀與參拜,共同祈求神明能保佑平安。就在這樣的宗教氛圍加持之下,服侍扮演神明的青少年終於感受到自身存在的價值與大眾對他的肯定。
    在台灣的社會當中,長期都存在著一群非主流文化的邊緣學生(Barbara L. McCombs,James E. Pope,2003),他們就如同壓在大石頭下的小嫩芽一般,沒辦法也不可能去選擇自己出生的環境與家庭,只能竭盡全力的在夾縫中求生存,力求在大石頭的壓力之下能竄出頭來的喘口氣與看見陽光。在這樣艱辛的歷程當中嫩芽終於長成小樹苗,但是身體也已經變的歪歪扭扭、傷痕累累。加入陣頭團體能夠提供受傷與空虛的心理慰藉以及物質上的滿足,這也就是為什麼陣頭團體在邊緣學生族群中,一直如此魅力不減的主要原因。
   在這部熱門國片「陣頭」當中,描述青少年參與陣頭並邁向理想的重要關鍵;是嚴格又有愛心的團長,要求學生要練鼓、跳陣頭首先必需上學才行,甚至訂定不能曠課、不能粗口的團規,讓許多不愛念書、血氣方剛的青少年改頭換面,並且為這群孩子開發表演舞台,更讓熱愛民俗藝術的孩子成為焦點。倘若能有更多正面的力量進入到陣頭這個傳統廟會民俗活動,那麼幫派組織負面力量就會受到抑制而不會延伸擴大其影響力。
    幫派、毒品和八家將的關係,的確是一個已經存在而且必須重視的問題。除了警方的力量,廟宇也必須付出更多心力關注這個問題,畢竟這樣才能提升民間宗教和廟宇的形象。除了「陣頭」的九天民俗技藝團之外,是否有其他更多的民間社團,願意付出心力關注這個問題呢?

    全站熱搜

    張耿源醫師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